全国商品房库存量

一、2011人口普查4亿户,老年住户0.52亿!20%的青年,在农村,有0.68亿户!有子女在城镇的家庭总数为2.8亿户,需求房子总数1.4亿户!2000~2015年死去的原城市住房数死亡腾出0.12亿户!所以2000~2025一个结婚周期25年需要房子的套数为1.28亿套!年需求房子总数为:1.28/25=0.0512亿套=512万套,计5.0亿平米亿!

二、按照:全部免费居住需要的总住房2000~2015年,合计75亿平米!2000~2015年建商品房和保障房数量最低数字260亿平米!库存和闲置180亿平米!

三、按照:进城农民实际购买力的实际闲置和库存数量,按照50%的农民没存款贷款买房资格,实际年购买力小于2.56亿平米,15年小于40亿平米!库存和闲置最少220亿平米!

四、这是按照国家统计数字数量!按照国家发改委扩城5倍的统计的实际推算,全国新建住房大于500亿平米!免费给人民居住,库存425亿平米!按购买力库存460亿平米!

五、按照发改委的满足34亿人居住的推算!库存大于800亿平米!

全国商品房库存量排名

房价(房地产价格)是指建筑物连同其占用土地在特定时间段内房产的市场价值,即房价:土地价格 建筑物价格,是房地产经济运行和资源配置最重要的调节机制。房价的价格定位由多种因素构成,影响房价的因素主要有国家政策、国家经济状况、市场供求关系等因素,后续房价是涨是跌难以预估。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仅供参考。

应答时间:2021-08-10,最新业务变化请以平安银行官网公布为准。

[平安银行我知道]想要知道更多?快来看“平安银行我知道”吧~

https://b.pingan.com.cn/paim/iknow/index.html

全国商品房库存量多少

安居乐业这个词,对于普通人来说,太难了1,提及就业,离不开大学生这个群体。教育部数据显示,2022届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1076万人,同比增加167万,规模和增量均创历史新高,而2012年只有680万。毕业生越来越多,就业形势面临着长期的挑战和压力,6月份,16-24岁、25-59岁人口调查失业率分别为19.3%、4.5%。疫情对经济发展带来不确定性,大部分企业只能缩减开支谋生存,对没有工作经验的大学生找工作就更困难了。2,至于安居,房价高确实是实情。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-6月份销售数据显示,全国商品房累计销售面积为68923万平米,销售额66072亿元,可得出上半年全国房价均价为9586元/平米。房价破万,并不算稀罕事,毕竟这些年一线、新一线这样的大城市早已在市场上升期实现房价翻倍,然而现阶段,全国却有117个县城的房价同样处于高态势,着实出乎意料。第一财经7月26日报道《扫描县域楼市:“头部县城”房价坚挺,8个县均价破2万/平方米》,提到了几个数字:1是截至6月,全国有117个县城房价超过每平米1万元,其中8个县城房价破2万元/平米,分别是陵水、义乌、永康、温岭、昆山、乐清、万宁、桐乡;2是从区域分布看,房价最高的10个县城里,浙江7家,海南2家,江苏1家。比如海南陵水,虽然房价跌了1.2%,仍然是我国仅一个房价破三万的县城,达到33376元/平米,又金华永康房价均价达24679元/平米,同比上涨15.05%是涨幅最大的县城,浙江西部与江西接壤的县级市江山市,即将迈入2万大关,达到19967元/平米。这是什么概念?我们拉出新一线城市的房价来对比一下陵水33376元/平米的价格,能排在第二位,超过了武汉、成都、佛山、西安、重庆、长沙一众新一线城市,且这些城市的均价还不到2万元/平米,换句话说,区区新一线的房价,大部分还不如这几个县城。这样的趋势,对楼市会造成什么影响?县城房价破万,单价直追新一线城市,背后离不开“人口”这个共同点,毕竟房地产素来有长期趋势看人口的观点,所以充满活力的市场、较高的收入水平,才能创造巨大的人口流入空间,单看头部县城,这些地方基本上是富得流油的东部沿海区域。最具代表的就是义乌小商品,这里的外贸业尤为发达,进出口总额从2010年的31.2亿美元上升至2020年的450.9亿美元,翻14.4倍,不断吸引着外地人来此创业。过去十年,义乌人口净流入达到62.5万人,常住人口186万人,2021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77468元,是全国水平的3倍,可以说大大小小的老板撑起了义乌房价的半边天。自然资源型县城,比如海南陵水,就是典型的旅游业带动型县城,靠自身资源发展;还有就是地理位置靠近热点大城市,承接大城市产业和人口的县城。总结起来就一句,这些头部县城都是经济发展强县,拥有较好的资源禀赋、产业基础、交通条件,才得以吸纳足够多的外来人口,对房价的影响也就更高。国内有1800多个县城,处于金字塔尖的县城们尚且如此,剩下的小城市,房价又有多少支撑可言?一方面,117个县城房价破万背后,5亿人“人户分离”现象值得关注所谓“人户分离”,指的是居住地和户籍登记地不在同一个乡镇街道,且离开户口登记地长达半年以上的人口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披露数据,2021年全国人户分离的人口突破5亿,达到5.04亿人,比2020年增加了1153万。与2010年相比,人户分离人口增长超89%。如此庞大的人群进入城市,而户籍却留在老家,一方面加速了城镇化进程,推动房地产业的快速发展,另一方面,缺少了年轻人的县城,只能在老龄化、房地产虚假繁荣的路上越走越远,久而久之,县城自然会变成“孤岛”。据31省人口净增数据中,2021年人口增量最大的3省份分别是浙江(增加72万)、 广东(增加60万)、 湖北(增加54.7万),这些地方不但聚集人口,关键的是年轻人流入多。从60岁以上人口比重来看,广东占比只有12.35%,老龄化率极低,湖北是20.42%,浙江19.1%。可见,当城市住房供应无法满足人户分离家庭的需求时,房价自然会推涨起来。另一方面,站在全国视角,还有38亿平米的房子卖不动据克而瑞数据显示,6月商品房广义库存达到38亿平,具体到不同区域,一线城市环比微增1%,同比下降3%,基本不存在库存情况;二线以下城市就不太乐观了,贵阳、大连、唐山、沈阳、石家庄、株洲、烟台广义库存量高位持稳,突破1亿平米,南昌、长沙、岳阳、兰州、太原、淄博、哈尔滨、宝鸡、蚌埠次之,广义库存量也达到了8000万平米以上。要知道,广义库存是在狭义库存的基础上,即已获得预售许可但没有卖出去的房子,再加上准备开工 已开工没取得预售许可证面积,可以说把绝大部分待售面积都算进去了。如果把38亿平米再具化到房产套数上,相当于有3800万套100平的房子,虽然房屋面积只是一个模糊的计算,但却足够说明问题:在绝大多数人口常年流出、老龄化加剧的三四线城市,房子库存难消化,已经成为既定事实。毕竟靠着棚改浪潮,全国有不少小城市和县城的房价和消费水平都大幅提升,可是近两年棚改规模压缩,加之大量人口流出,很多人才发现,小城市的房价,原来和绝大多数人的工资收入是严重不匹配的。于是,逐渐演变成为房子库存难消化,各大售楼处无人问津的结果。房说君有话说,其实在这个市场下行的过程中,尤其是很多人口流出严重、产业单一的地区,房价同比下跌了不少,但并不意味着县城楼市迎来高峰,毕竟100多个县城房价破万背后,是近5亿人背井离乡,41亿平米房子空置推高的,大多数脱离人口的区域,未来难离下行的结果。